二拌不加甜

一个喜欢有脑洞不喜欢写的人

这周我一定更新

粮不够吃的日子 自力更生

(握拳

有粮吃的日子太幸福了

“他总是轻而易举的勾起我的欲念。”

异常自闭 想写点东西缓解

矿壳 芽壳 二选一 

前者有丢丢小yhsq 后者就是小学生谈恋爱的甜甜甜

好为难啊

想写一篇路人壳 名字就叫👉《再抓我就报警啦》

Summary:

什么???大魔王又又又又被抓啦??

此时在中路河道买了房 500块入账的对面跳跳虎亮了一个小企鹅 申请与你互动

小猫唇抿成一条线的大魔王 语气不善:

“这个臭狮子狗 真的是太讨厌了 再抓我就报警啦!”



大势吃播主播x电竞大魔王 我喜欢这个设定

【蚌壳】大纲 肉段子

※ OOC OOC OOC

国际三禁 新手司机开车 凑合着看吧 就是想嫖壳了


过节吃肉 小黑车又开了 密码 fzrx

【佬壳】芳心纵火犯(上)

 ※没看错就是佬壳 大佬x蜗壳 马壳恋人关系

 ※国际三禁 私设如山 ntr ooc 没有任何时间线可言

 ※入坑谨慎 入坑谨慎 入坑谨慎 (大写加粗说三遍!



  酒店的规格很不错。不像千篇一律坐落的欧式建筑,中日风格的院子,门口是一段有点路程的楼梯,从铁门处向上眺,能看到龙飞凤舞的檐角,精美程度令人啧啧称赞。门前有个很大的鱼池点缀着假山,淌过山尖的涓涓细流绽起水珠,被灯光折射氤氲,雾气团身,宛若仙境。

  skt的车停在门口,门童小跑过来开门,金正均教练拎着许胜勋和金天空走在最前面,依旧说着在车上提了很多遍待会开餐时的注意事项。两个孩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阿拉索阿拉索的应着,小声嘟囔着coach nim好啰嗦啊毫无疑问的被操着老父亲心的kkoma教练当场赏了饭前开胃菜——一个暴栗。

  李相赫漫不经心的走在最后,将近立冬的夜晚郊外的温度有点超出他的预期,左顾右盼欣赏沿途风景的同时,不忘将风衣的扣子扣齐。衡量了一会儿,李相赫把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丢进口袋里,手也顺势插进了进去。他的手心有点凉,出了些汗,掌纹缝里被寒风灌得黏糊糊的。前面传来下路双人组的交头接耳:

  “大发!KeSPA今年真的是大手笔,这个酒店的装修是真的好看,应该要花不少钱吧?”

  “肯定的。今年跟以往的地方都不同,时间也提前了。”

  “在宛啊,我们会不会是到小说里写的,青瓦台这种军区饭店来了吧?”

  “哈?裴俊植你是最近放假在家吃傻了吗???你不觉得这种更像是主席私人的别墅饭店吗!”

  “呜呜呜我只是开个玩笑啦~你看看前面那个建筑,那个屋檐上面的鸟真好看!”被自己辅助瞪了一眼,裴俊植委屈的哼唧了声,开始转移话题。

  我觉得也像是私人的饭店。李相赫在心里补充。身后传来三两汽笛声,他回头看了眼,是afs和kt的车。他自己是个喜静而蹈规循矩的人,对这种官方性质的集体聚会没有多大感觉,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跟平时私下里聚会相比,也不过是熟悉人多与少的区别。不过今年比往常更盛大的场面,以及训练室里弟弟们偶尔八卦关于ogn跟kespa的传言,的确让他有些奇怪,仅此也就奇怪而已。

  李相赫低着头,边走边想着待会回家要不要写一篇下午电影的观后感,没料到前面的下路双人组已经停了下来。裴俊植和李在宛保持着同一个环着臂的动作,一副大爷的站姿,盯着慢吞吞走着明显是在想问题的自家宝贝中单,啊不,是瓜皮中单。

  “我赌3000韩元,相赫待会会直接撞到我们。”

  “我赌也是。”

  两个人嘀咕了会。

  果不其然,李相赫被视线内突然出现的两双黑色鞋子吓了一跳,头嗑到了李在宛的胸口。啊,好痛。小声道。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还没抬头平视下路二人组,老友就噼里啪啦呱唧了一大堆。

  裴俊植:啊西,李相赫你除了生活自理能力为0以外,现在走路都不看的了吗?你这个瓜皮中单!

  李在宛:哎哟哎哟,我的个胸哦。说你瓜皮还是好的了,哎哟真的是疼死我了,hide on bus h!

  李在宛说完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捂着眼,用手指缝观察处于一脸懵逼的李相赫,又哎呦了几声,道,我不管李相赫你明天赔我两个3000韩元的面包做精神损失费!

  我,我,李相赫百口莫辩,被下路组合宛如说相声般的唱和弄得十分憋屈。李在宛挑眉,如果你不给我买我就告诉教练你最近总是偷偷训练到特别晚,裴俊植举手附议,补了句我可以作证。skt训练室的规章制度表有一条规定,为了孩子们的健康着想,队员每天凌晨的rank不能超过两点半,一超过被举报就要罚款1w韩元。但对于训练狂魔李相赫来说,真的是一件特别难受的事情,每次都是等教练巡逻走后,他再偷偷打两三把小号再回宿舍睡觉。

  你们两个是幼儿园的小孩子吗?李相赫心中骂了好几句西八。

  李在宛&裴俊植:嘻嘻

  .....彳亍8 你们开心就ok

  气绝的李相赫被裴俊植跟李在宛夹在中间,美名曰带着他好好走别摔坏了。路上玩闹了一会儿的96line已经跟大部队拉开了一段路程,站在门前的金正均教练看着掉队老远的孩子们心力交瘁,只能对着带他们进去的迎宾小姐尴尬一笑,道,孩子们还没上来请等会儿。有眼力价儿的许胜勋还没等老父亲接下来的动作,就一顺溜跑下楼梯,喊了声“我去拖着哥哥们快点上来!”,飞速逃离了老父亲的叨唠范围。金正均教练看着许胜勋的背影骂了句小兔崽子,转头看向站在右边的金天空,想提醒几句等等的注意事项,毫无疑问的对上孩子看着哥哥背影羡慕的眼神,卡在喉口的话咽了下去,又在心中添了句小兔崽子。

  从楼梯欢脱下来的许胜勋真的是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跳到96line中间,就开始吐槽金正均教练今天有多啰嗦。开始的站位还是裴俊植-李相赫-李在宛-许胜勋,到讲到正high站位就变成了李相赫-裴俊植-李在宛-许胜勋了,到口干舌燥阶段李相赫直接被挤出了吐槽包围圈。

  “我觉得coach nim一定是到更年期了。”

  “附议。”

  “我也附议。”

  唉。跟在后面的李相赫叹了一口气。

  【3/3】通过投票,发现少了一个做最后总结的人。三个人回头,一本正经的盯着落在后面的李相赫。

  “相赫哥/相赫,你怎么又落在后面了?”

  李相赫:我ball ball你们做个人8!




  skt被安排在司仪台左边第二桌的位置,左边是今年的冠军队ssg,前面是kespa的领导层。李相赫环视了眼周围,跟他视线对上的crown毫不吝啬的给了个酒窝甜甜的微笑;坐在lz位置上的小花生拉着有些腼腆的bdd手指比了个心,大佬更是发了个飞吻过来;而smeb直接用手臂比了个大大的爱心,手肘碰到了deft的头,被pawn赏了个栗子。这群人真的是,李相赫忍不住心里面的槽点,收回视线,停在自家天空小弟弟乖巧的侧脸。好像感受到了视线的灼热,金天空侧过了头,“怎么了哥?我脸上有东西吗?”左摸摸脸,右摸摸脸。

  “没。”

  人陆续来齐,七点半正式开餐。副会长拿着事先备好的卡片走上台,lck众人热烈鼓掌,李相赫也应景拍了几下手,他盯着副会长蓝色的镜片发呆,脑中思绪着要不要明天跟弟弟去换一副蓝光眼镜。

  一系列应有的过场走完,会长举着香槟,“希望各位在接下来的kespa杯的比赛中发挥出色。”说完总结性的话,举着香槟抿了一口,台下又是阵阵掌声。接着走下台,坐在第一桌中间的位置。

  酒过三巡,李相赫的脸有些红扑扑了,实际上他并没有喝多少,只是被室内的氛围熏得燥热。他把风衣脱了挂在椅背上,露出里面穿着的毛衣背心和衬衣。又是一轮敬酒,他抿了口,等对方走了,起身走到金正均教练身边说了自己想出去吹风的想法。

  “醉了吗?”老父亲问。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闷。”

  “好。早点进来。”




  李相赫从大厅的侧门溜了出去,入目是一条蜿蜒的花园走廊,横亘在茂绿的人工草坪上。他顺着走了下去,走廊很长,藤蔓环绕在顶部散漫着碎花,酒店为营造环境故意没开大灯,远远的只见暗色的光影下有两人在纠缠,李相赫瞟了一眼就立马收了视线快步途经。

  他坐在走廊尽头的凉亭里,给奶奶打了个电话。听着手机提示音的李相赫真的很委屈,今天本来是世界赛的休假期,早上想睡个懒觉的他被姑姑和爸爸拖起来安排去给弟弟添置冬天的衣物,美名曰增加兄弟感情。随意套了个白t+卫衣的他在表姐的“李相赫你的直男审美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吐槽声中,无奈去衣柜翻找别的衣服,最后在奶奶的“赫呀奶奶前几天给你和弟弟买了套兄弟装”叨唠下,撒娇跟奶奶达成协议今晚吃奶奶亲自做的红烧肉,才换上了衬衫毛衣+风衣的搭配。很久没有聊天的兄弟两一路上没有交流,路过炸鸡店李相赫停驻的目光给了弟弟表现的机会,屁颠屁颠去买了两份炸鸡 ,随后跟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开始跟哥哥聊最近的事情,还定好了待会看电影的电影票。

  在跟弟弟培养感情,没开数据的李相赫并不知道,这时的skt2017的kkt群,已经被kkoma教练宣布晚上kespa请各个战队吃饭的事情炸了个底朝天。

  各式各样请假的理由被无情驳回。孩子们只好苦着脸洗澡的洗澡,洗头的洗头,准备晚上的聚餐。直到李相赫的电影结束,掏出手机看到自己来自教练的12个未接电话,奇怪的回拨了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教练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听到了关键词聚餐 今晚 kespa,李相赫提问“coach nim能请假吗”。

  不能。来自老父亲的无情连击。

  李相赫心里想着奶奶的红烧肉委屈巴巴的坐上战队的车,更委屈的是还受到了来自下路双人组的嘲讽:“相赫今天下午没回消息肯定背着我们去美容院了!”“知道我们没洗头还穿的这么帅气!”“说好原始皮肤·李相赫呢!”“哼这个骗子!”“大骗子诅咒他以后吃炸鸡永远没有葱!”

  李相赫:?????敲你妈 下路老子以后再也不去了



  通了半个小时电话,在奶奶反复确认没喝酒,晚上会早点回家中挂掉了电话。kkt询问了裴俊植大家怎么样了,一分钟后一个满带醉意的语音宣告了skt、lz还有kt都喝高了的悲剧。

  李相赫捏着手机原路返回,在侧门碰到了脸色潮红带有醉意的pray。李相赫喊了声哥,金钟仁嗯了声没说话,目光落在李相赫头顶的发旋上,过了会儿开口,相赫收到哥的飞吻怎么不回复呢,哥有点伤心呢。语气十分伤感,仔细听还有丝委屈。

  啊哥给了我飞吻吗?我看着哥帅气的脸庞就害羞的转头了,不知道哥给了我飞吻呢。李相赫丝毫没脸红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呀。李相赫听着金钟仁带着宠溺的笑,醉酒比平时更带嘶哑的声音。然后一直温热的手掌落在了他的头顶,揉了下,滚烫温度的指尖轻触到他的额头,温柔而细腻的帮他整理刘海。李相赫心猛地一颤,下意识往后一退,手不自觉的扒弄面前这人帮他整理过的刘海。

  李相赫刚想开口,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金钟仁又笑了,还是那种温柔又宠溺的声音,“我以为这些年跟相赫的相处,加上我跟景焕哥的关系,相赫跟景焕哥的...关系”,“关系”二字前顿了下,李相赫心又一紧,“四舍五入我也是跟相赫特别亲近的哥哥了呢。”

  “唔,哥...我..”李相赫话还没说完,只见金钟仁没站稳似的晃了下,李相赫连忙上去扶住他,将金钟仁的一只手臂搭在他的肩上。“哥,要我送你回lz那边吗?”

  “不了。相赫,带哥去洗个手吧。”金钟仁的头搭在李相赫的头边,他今天穿了件黄色的卫衣,衬着肤色特别好看。李相赫可以闻到金钟仁身上的男香,不同于马哥身上常年累计的咖啡味,淡淡的闻起来很舒适甚至有一点偏甜。

  李相赫搂着金钟仁的腰站在洗手台,自动出水龙头水花有点大,沾湿了金钟仁的卫衣衣袖。哥,你等一下。李相赫说,单手搂着让金钟仁身上的重量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撸起金钟仁的袖子,卡在手肘处,最后紧松紧带的地方还挽了个小边好固定好衣袖不滑下来。

  金钟仁盯着李相赫翻飞的手指,嘴角的弧度不自觉的扩大。他知道小孩的手很好看,白嫩细长,骨节分明,看起来很瘦,其实握起来软软的。就跟小孩这个人一样,看起来有些冷漠不好接触,实则是个礼貌而软萌的男孩子。

  金钟仁轻笑出声,盯着他认真洗手的李相赫有些莫名,最后李相赫还是选择没问出声。因为这个哥喝醉后的骚话太多了,他平时拒绝粉丝的三连在这个哥面前根本不管用!

  “相赫啊,哥去上个厕所。”

  “哥...能走吗?”

  “或者相赫想..”

  “我在外面等着哥!”

  李相赫火烧屁股似的逃了出去,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张景焕五分钟之前发过来的三条kkt。

  张景焕:相赫到大厅了吗?

  张景焕:我刚刚问了在宛,他们跟lz、kt都喝醉了,待会还要去玩牌,今晚住酒店了。

  张景焕:相赫需要我来接你吗?

  李在宛这个叛徒!李相赫刚刚在心里吐槽完,故事主人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相赫你今晚回家吗?”李在宛那边很吵。

  “回的。你们还在大厅吗?”

  “没呢,我们现在在酒店套房里面。他们打算今天晚上玩牌。”话筒传来huni的鬼叫声。李相赫嗯了声,把话筒拿远了些。

  “相赫你待会送钟仁哥回家吧,他今晚被这群粗森敬了好几个来回,醉的晕乎乎的了。他开了车过来,饭店前台有代驾的。他现在应该在厕所里面,我十分钟之前收到他发给我的kkt,估计现在应该趴在洗手台了。”李在宛快速的把情况说了一遍,话筒另一半又是一群人鬼喊着谁谁谁输了要惩罚的话语。

  “好。”

  李相赫挂了电话先给张景焕回了消息,说他能自己搞定不用担心。然后扶着靠在瓷砖壁上想要降温的金钟仁一路走到酒店大厅,喊了代驾,赶往车库。代驾几番询问,要不要帮忙扶着,感受到金钟仁黏他黏得更紧的身躯,李相赫还是拒绝了代驾的好意。



  “哥你的车钥匙在哪呢?”

   “牛仔裤左边的口袋里。”

  口袋很深,牛仔裤有点紧,李相赫伸手去摸碰到对方大腿的热度,又忍不住将手缩了回去。他听到这个哥又笑了,再深一点就摸到了,金钟仁跟他咬耳朵。李相赫红着脸将钥匙摸出来甩给代驾,再跟代驾一起将这个哥塞进座位里,低头问金钟仁家住在哪,问了两次,对方的回复都是模模糊糊的气音听不清楚,第三次金钟仁的嘴贴在他的耳廓,潮湿热乎的气体喷洒在他的红得快要滴血的耳尖上,才听到具体地址。

  一个小时的路程,旁边的这个哥都很安静,抱着他的手臂,他尝试着抽出发现没用以后,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金钟仁也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动,闭着眼睛假寐,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

  “钟仁哥,我们到了。”李相赫摇了摇金钟仁的肩膀,小声喊他。

  金钟仁唔了一声,乖巧起身,李相赫顺势将手臂抽了出来,有点麻了。他本以为看着金钟仁自己下车以为是酒稍微醒了,他可以回家陪奶奶了,谁知道帅不过一秒就差点摔倒。李相赫打发好代驾小哥,乖乖当金钟仁的拐杖,将他送到家。

  问人家电子密码锁的密码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只好又柔声问哪把钥匙是开大门的,又捣腾了一阵子,将金钟仁扶进屋李相赫甚至出了一身大汗。

  见金钟仁揉着太阳穴,李相赫左顾右盼了下,没看到显眼的医药箱,脱了鞋问:“哥把醒酒药放哪了?”

  金钟仁抬眼,虚指了个反向,填了句,“二楼,放娃娃那个架子的倒数第二个抽屉里”。李相赫蹭蹭蹭跑上去,专心找醒酒药,错过了架子上摆放的以他为原型的阿狸手办,又蹭蹭蹭带着药下来。烧水,泡药,交替互倒冷药,看着金钟仁乖乖的把醒酒药喝掉,又打了一盆水,给金钟仁擦脸。

  弄完这一切已经到了一点半了,李相赫看了眼附近的打车,到他家将近要一个小时。恢复了一些的金钟仁单手撑着脸靠在沙发上,出言挽留,“相赫这么晚了,就在哥这里将就一个晚上吧,你现在回去太晚了不安全。”

  “如果怕担心家里人的话,那哥现在送你回去吧。”试图要站起来,晃了两下又摔倒在沙发上。

  这两句话把李相赫所有的拒绝都堵了回去。

  “那不好意思打扰钟仁哥了。”

  “相赫要洗澡吗?我这里有一套前几天买的睡衣,洗过的了,没有穿过。”

  “啊,好。”

  “那我给你去拿。”

  看着金钟仁摇摇晃晃回房间的身影,李相赫凑上去扶,金钟仁笑着说不用。“男人怎么能不行呢。”一脸痞笑。

  又被调戏了一脸的李相赫拿了衣服,说了谢谢,问了浴室和客房的位置,就没在搭理金钟仁。金钟仁看着李相赫落荒而逃的背影,掏出手机给李在宛发了条kkt,说改天请他吃饭。李在宛也是秒回,更是不留情的指明了想吃大餐。

  金钟仁换上跟李相赫手中同款颜色不一样的睡衣靠在床上给李在宛回消息。顺便问下他lz的崽子们玩成什么样子了,他不在姜范现一个人肯定是管不住这群欢脱的崽子们的。

  听着湿拖鞋走路的啪嗒声,金钟仁关了床边的灯,躺进被子里,将手机翻过来,假装睡着了的样子。拖鞋的声音停在了他的房门前,门外是李相赫的自言自语“睡着了吗”、“唔”、“还是不进去了吧”,再是隔壁客房的关门声,一切又安静了下来。

  李在宛:他们还挺开心的吧。哥喝醉了就早点休息啦,别想着这群把你弄醉,嫌事情不够大的熊孩子们了。

  噗嗤。金钟仁笑了下,似乎李在宛忘记了他也是劝酒的熊孩子中的一员。好,晚安。他回。关了kkt放下手机。

  金钟仁迷人的眼里没有丝毫醉意。

  他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起身,轻手轻脚没有穿鞋,趴在李相赫的房前听了会儿,里面是小孩均匀的呼吸声。他打开门,半蹲在李相赫的床前,盯着李相赫的睡颜出了会儿神,用手顺着小孩的鼻梁摸到嘴唇,描绘了上下唇的形状,最后呢喃了句,相赫晚安,轻轻关上了门。



tbc

丧到想写东西了 可喜可贺

大改

想嫖我的壳了 

超超超超超超想一壳多吃٩(❛ัᴗ❛ั⁎)

暖男ntr大佬x电竞小软壳
惯性失眠电竞大佬xasmr主播小软壳
傻fufu麦啵x翻译小软壳
酷炫拽路人战队金主x魔王小软壳

呜呜呜呜小软壳也太可爱了吧

懒到没任何动力(。

存了快一个季节的大纲 脑洞多到快炸裂就是不想动笔

懒惰使我乐此不疲每天翻各个太太们的老粮啃